走进双鸭山探访小煤矿

作者:达科机电设备(北京)有限公司发布时间:2019-05-06

走进双鸭山探访小煤矿

停产复工的丰源煤矿

8月16日,双鸭山。凉爽的天气给人增添了几分精神。

头天晚上熬到后半夜的双鸭山市煤管局监察支队第三大队队长寇建国,一早就跟随记者出发了。

几个月来,寇建国和他的队友们每天“不是下矿,就是在下矿的路上”。

今天的任务,寇建国是配合记者在被列入淘汰关闭的40处煤矿和6个列入引导退出的煤矿名单中随机抽查几个,看看这些煤矿有无违规行为。

这46处煤矿中40处关闭大限到2018年年底;6处大限到2020年年底。

长期停产型:秀山煤矿、安利煤矿,开采条件太差、停产数年,被列入淘汰关闭名单

秀山煤矿位于四方台区,是该区10个地方煤矿之一。

秀山煤矿位于双当(双鸭山到当壁镇)公路旁。由于常年遭受重载运煤车辆碾压,颠簸难行,正处于大修扩建中。在双鸭山市,通往矿区和煤矿的路大多都是这个样子。

秀山煤矿院内蒿草老高,矿车等设备锈迹斑斑。偌大的厂区除了一个打更的王师傅,还有5条狗。

王师傅说,矿上的动力电早就被地方政府给掐了,看电视的电是他从400米外临时接的民用电,吃的水是从6公里外的四方台运来的。

秀山煤矿年产能力6万吨,是一个典型的小煤矿,已经长年停产。剩余煤炭储量102万吨。

这类长期停产的小煤矿被称作“僵尸矿”。

打更的王师傅已经65岁,他在这个矿工作了13年,经历了这个小煤矿的兴衰。

秀山煤矿成立于2010年,资源条件不好,煤层厚度在50厘米左右,开采条件极差。

王师傅说:“有的煤层仅有40厘米厚,好一点的煤层厚度能有60厘米,工人在井下采煤得半卧甚至躺着。”

王师傅的话被寇建国这样解释:煤层上、下层是坚硬的岩石层,中间40厘米至60厘米是煤层,就像汉堡一样。矿工在这样的条件下作业劳动强度和危险程度都很大。

由于投入产出不成正比,安全压力大,2014年,秀山煤矿坚持不下去,停产了。

随着国家对于小煤矿的矿井规模、技术标准、安全标准要求越来越高,矿主张晓波最终选择了放弃。

岭东区的安利煤矿与秀山煤矿的境遇相同。

矿区院落没有大门,记者的到来,惊动了院内的一条大狗,犬吠声又惊动了打更的刘师傅。

刘师傅只知道这个矿停了7年,“通风、抽水啥的,仅电费每个月就十多万元。”3年前,矿主放弃了对矿井的投入,达科机电 ,不再维护。断了电,撤走了一些值钱的设备。

相关资料显示,安利煤矿产能4万吨,目前剩余煤炭储量48.2万吨。

在双鸭山拟淘汰关闭的40处煤矿中,4~6万吨储量占38个;6处引导退出的煤矿均为年产15万吨的。双鸭山市政府淘汰落后产能化解过剩产能方案规定,长期停工停产,不履行社会责任;达不到安全、环保、质量、技术等强制性标准,逾期不整改或整改不到位的矿井;采煤方法、工艺落后且无法实施技术改造的矿井,均被列入淘汰关闭范围内。

主动关闭型:嘉和煤矿、双军煤矿,无力投入,资金压力大,矿主自动放弃

四方台区嘉和煤矿建于1998年,2000年投产,核定资源304万吨,年产4万吨。18年来已经累计生产252万吨,剩余52万吨。

2018年5月20日,发生在岭东区富山煤矿的事故导致包括嘉和煤矿在内的全市86处地方煤矿全部停产进行整改。

整改期间,全省淘汰落后产能化解过剩产能专项整治行动启动,摆在嘉和煤矿矿长孙洪友面前的有两条路:一个是升级改造;另一个是淘汰关闭。

经过激烈的内心挣扎之后,孙洪友终于做出抉择:放弃升级改造,关闭煤矿。

孙洪友说,决定关闭煤矿,表面看是资源不足,实际是无力投入资金。按照省里要求,年产15万吨且不具备提能改造到年产30万吨及以上的矿井,2018年年底前一律淘汰、关闭退出。虽然嘉和煤矿可以进行改造升级,可是要面临巨大的资金投入。

“我们粗略核算一下,要提能扩储到年产30万吨,需要投入3亿元左右。”孙洪友说,2008年至今,嘉和煤矿在整合资源、提能扩储方面已经投入3000多万元。

四方台区煤管局塔鹤等4名驻矿监督员已经在嘉和矿驻扎了两个月。塔鹤说,嘉和煤矿还有剩余资源52万吨,如果按照年产15万吨的目标实现达产,按政策也只能生产到2020年。也就是说,两年后,如果没有扩充到产能30万吨,嘉和煤矿还是难逃淘汰关闭的命运。

岭东区的双军煤矿与嘉和煤矿的情况完全相同。

寇建国告诉记者,双军煤矿年产6万吨,剩余煤炭储量310.5万吨。现在已经完成整改,等待验收复工。“复工验收程序需要四十多人签字。”与嘉和煤矿一样,矿主在经历长时间的思想斗争之后,还是决定放弃。